南固台–香港传闻最猛鬼的地方之一-爱top图吧

爱top图吧

南固台–香港传闻最猛鬼的地方之一

南固台–香港传闻最猛鬼的地方之一,建於1918年,当年屋主是一名叫杜仲文的富商。南固台为一幢糅合中西建筑风格两层高别墅大屋,占地二百平方公尺,是当时湾仔区内的著名豪宅,大屋外墙部分饰以红砖,所以又有红屋之称。

据街坊所说,红屋的主人已到外国定区,以前则有几名女佣长住看屋,工人更不时将屋前种植的水果赠予街坊,但自该些女佣人离去后,大屋荒废无人打理,屋外野草丛生。

而南固台位於湾仔旧区船街,该区一带有很多空置及即将要拆卸的唐楼,令该区加添了不少的阴森气氛…而这些旧楼,当中为数不少曾经在日治时期用作囚禁慰安妇的地点,称为慰安区,不少妓女惨遭日军的蹂躏及杀害!传闻当时被杀妇女的冤魂一直流连与该区,所以流传出不少鬼故事,当中又以这栋有八十五年历史古屋南固台最为著名。


历史背景(二):


湾仔船街一带被拆卸的唐楼旧址,在日治时期曾用作慰安妇楼,不**女在该处惨遭杀害,所以流传出不少鬼故事。当中又以有八十五年历史,曾是著名豪宅的古屋南固台最为著名。

南固台建於1918年,当年屋主乃富商杜仲文。南固台为一幢糅合中西建筑风格两层高别墅大屋,占地二百平方公尺,是当时湾仔区内的著名豪宅,大屋外墙部分饰以红砖,故又有红屋之称。

据老街坊称,船街一带的旧楼在日治时期曾沦为慰安区,被日军充当军娼的妇女,港岛区的集中住在大道东近船街一带的唐楼中,而九龙区则住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由於不少慰安妇是被强迫当娼,故不时有人因反抗而遭日军凌辱虐杀,战后该处一带唐楼便有过关於慰安妇闹鬼的传说。

街坊邓女士表示,曾听闻有一批印巴籍男青年,深夜在南固台游玩期间,看见石楼梯上有黑影向他们招手,吓得该批青年飞奔而逃。另一女街坊邓女士亦闻说,过去曾有人在南固台过夜时,发现屋内有怪声及鬼影,吓得拔足离开。

另外,亦有传南固台每逢夜深,屋内常有一团团绿色的怪火及怪光飘浮,有时怪火更会飘出屋外。不少街坊更常听到大宅内传出一阵阵女人的惨叫声。据街坊称,红屋的主人已到外国,以前由一些女佣长住看屋,工人不时将屋前种植的水果赠予街坊,但自该些女佣人离去后,大屋荒废无人打理,屋外野草丛生。

至於南固台毗邻的圣璐琦中学旧校舍,亦盛传有鬼魅出现。

据闻,曾有居民路经旧校舍时,目睹内的灯光忽暗忽明。至於同济中学旧址地台俗称山洞(平台底的去水涵洞)地方,过去曾有一名老妇上吊身亡,自此便常有人见到她的幽灵出现。

而街口洪圣古庙后的旧宅遗址,亦曾流传不少人遇过鬼。


各式各样的闹鬼传言:


南固台一直盛传闹鬼,以下则是其中一部分传言:


怪火飘出屋外:


有传言说到南固台每逢夜深,屋内就常有一团团绿色的怪火及怪光飘浮,有时怪火更会飘出屋外。不少街坊更常听到大宅内传出一阵阵女人的惨叫声。


青年入内玩耍遭灵体上身:


月前有一批青年男女打算到南固台进行探险,但当到达南固台对开的楼梯时,有人看到楼梯上有一黑形向他们招手,其中两名少女更怀疑是灵体上身,情绪及行为突然失控,大哭大闹,据称她们更变得力大无穷,甚至连接报到场支援的警员亦控制不到两人,事件更成日各大报章的头条新闻!


毗邻的KB中学及古庙:


南固台旁边有一间已荒废的圣璐琦书院,KB气氛更比南固台有过之而无不及,亦盛传有鬼魅出现。曾有居民路经旧校舍时,目睹内里的灯光忽暗忽明,更不时传出不知明的叫声。至於同济中学旧址,过去曾有一名老妇上吊身亡,自此便常有人见到她的幽灵出现。而街口洪圣古庙后的旧宅遗址,亦曾流传不少人遇过鬼。


附近居民的评论:

其中一名居民李伯表示,他知道南固台是一有钱人家所有,十数年前有两名工人留守,现己不知去向,李伯亦说出他从前每日都会经过南固台,上山晨运,他亦表示相信鬼神之说,但从未发觉此处有异。另外几名居民表示,南固台常有吸毒者入内过夜,也不时听见少年探险者,由屋内傅出大叫大笑。访问期间,另一位路过婆婆说,婆婆透露,几十年前屋内有人吊颈,不时得出凄厉鬼声,令她毛骨悚然…所以她警告年纪轻的少年不应前往阴气重的地方留连游玩,因为这些行为会造成对鬼神的不专重,亦会带来严重后果…


闯鬼屋撞邪  三个学生MM抗群警:【真实】


八名男女学生组成「捉鬼敢死队」夜探鬼屋,惟在门外遇到幢幢鬼影,八人惊慌掉头逃走,其中三名适逢月信来潮的女生,恍如「鬼上身」,齐声表示:「我要返上去,睇鬼影唔好挂住我!」一人更变了男人声,同行同学制止不果,最后惊动多名警员到场合力将三少女*,按於地上,用绷带捆绑手脚送院。


怀疑「鬼上身」三名女生分别姓郑(十三岁)、姓王(十四岁)及姓张(十四岁),一同就读北角一间中学读中二,三人均热衷於「笔仙」及「塔罗牌」之占卜游戏,被同学戏称为「神婆」,放学后经常相约一起占卜,早前三人获「笔仙」指示要往北角已空置之物料供应处「起骨」,事后三人约同多名友人齐往探险,不过未有发现骸骨;而郑女男友亦爱探险,经常组成「捉鬼敢死队」到上环高街精神病院、湾仔船街之圣璐琦中学及南固台等闻名鬼屋探险,南固台由於外墙是由红砖建筑,故亦有「红屋」之称,他们从未遇过「撞邪」事件。

他们一行八人前往船街已荒废之圣璐琦中学探险,发现大闸上锁无法进入,八人只好转到附近的休憩公园聊天;期间,其中三人表示目击一个「人影」站於通往「红屋」的梯级上,向他们招手,郑、王及张三人闻言立即表示:「我要上去睇鬼!」之后不顾一切冲向楼梯。


鬼影招手突然失控


三人甫踏上楼梯,赫见一个「鬼影」站於楼梯上不停招手,大惊立即转身奔落楼梯,并高声狂叫:「只鬼跟住我!」三人拔足狂奔,至皇后大道东交界始停下,五名同学亦尾随而至,三人突然情绪失控,不断狂叫表示要返回「红屋」,王女更变换了「男人声」说:「你跟我返上去!」其余五人立即加以制止,并不停掌掴三人脸部,希望她们能回复清醒,但由於王女情绪最不受控制,四人骑於她的身上,将她按於地上,惟王女竟变得力大无穷,轻易挣脱后再检拾地上杂物向同学掟去,场面十分混乱,纠缠间郑女鼻部受伤。乱踢狂噬终被*

街坊见状以为他们打架报警,警员到场时见各人扭作一团,即时要求上峰增援,大批警员赶至,四名警员作一组分别将三人按於地上,惟三人奋力挣扎,不断「起飞脚」及张口狂噬警员,扰攘近十分钟后始被*,为免三人继续挣扎,救护员只好用绷带将三人手脚绑起再送往律敦治医院。院方曾替三人作血液及尿液检验,证实未有服食药物,怀疑她们只是间歇性失常。

其后,三人情绪亦已平复,向护士要求与同行五名同学见面,获得批准,三人竟然在病床上,取出「塔罗牌」意图占卜离院日期,以及「只?仲有无跟住」,不过因有旁人围观才作罢。至下午王女由父亲接走,郑女因父母往台工作未能到院,张女则自愿留院相陪。

张女的男友昨晚表示当时他亦同行,事件不会影响他们日后到「鬼屋」探险的兴趣,但会暂停一段时间。不过,他担心「只鬼」会跟?女友返家。

疑鬼上身的三名女学生,第二天已精神才平复,同时还表示:见过鬼已怕黑!再不敢骚扰灵界及沉迷鬼神之说。但经过这次闹鬼事后,南固台变成香港热门探鬼胜地,逾百人慕名往撞鬼,其中一名自称有阴阳眼的泰籍清洁女工小惠表示,她在两个月前被派到红屋附近做清洁工作,第二天中午,无意间从铁闸望入古屋,发现荒废大屋,竟然焕然一新摆设豪华。她说,当时见到一名年约30岁、穿粉红色旗袍、黑色尖头高跟鞋的女子,正与穿西装的50多岁男子,在屋内与两名老翁打麻将,身旁有两名女佣伺候。自此曾多次见到女户主在屋内,每次对方见到她时,都会向她点头微笑。

旧街坊黄先生重游旧地缅怀童年往事,他称红屋以前是富贵人家居住。

他忆述童年时称,当时南固台已空置,只是偶而有工人到大屋清洁,那时他曾於半夜经过大屋,听到有凄厉哭声由大屋传出,令人毛骨悚然。


此外,五名就读中一及中二的男生,昨午报后结伴到船街探险,一行人抵达圣璐琦学校旧址时,其中一名十三岁姓李男生突然从银包掏出一张观音照片壮胆。各人并在大屋门口煞有介事地双手合十,喃喃自语:「有怪莫怪,我睇,无恶意」,逗留两分钟后离去。


两女生不敢入门口……

入夜后,来「撞鬼」的人群逐渐散去,不过仍有两名女生「摸黑」而来,其中一人向记者说,她住在湾仔区,「鬼屋」新闻令她对这充满好奇,於是与一名住在大埔的女同学结伴而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两人站在门外大约半个小时,期间不断相互问对方:「入去,可能出唔番来喎,你敢唔敢。」


市民探险拍得滴血童白袍鬼:


自称是圣璐琦中学校友的男子,日前偕朋友重游旧校舍及到南固台探险,竟分别拍摄到「滴血鬼童」及「白袍鬼」的灵异照片,将猛鬼屋再添诡异。

拍摄得「鬼相」男子姓徐,自称是「圣璐琦」毕业生,上周末下午三时,相约姓郭女友及姓李男友人,结伴前往探险,并配备数码相机拍照,希望有奇遇。当三人抵达南固台,因为铁闸上了锁无法入内,其后转到毗邻荒废的母校察看,亦因重门深锁,只能隔?铁闸向校舍楼梯拍摄照片,之后便离开到铜锣湾逛街。

当晚徐返家将数十张照片「下载」电脑观看,赫见一张拍摄旧校舍梯间的照片,显示出左边墙身位置,有个似左眼滴血的孩童影象,不禁心寒。其后,再发现拍摄南固台的石级照片中,有个身穿白袍或穿唐装的鬼影,在霞雾?现身。

昨日本报记者前往鬼屋实地测试,亦同样拍摄得所谓的「鬼相」,并将猛鬼上镜逐一阐释,首先「滴血鬼童」照片,是由於圣璐琦中学旧校舍的大门铁闸,髹上红色漆油,闸身呈「S」形图案,锁位有横闩,部分表层已?蚀剥落,估计徐拍摄时,将相机靠近铁闸,聚焦在较后位置,主体偏离焦点,导致在摄入画面侧边出现一团模糊影象,引起错觉。

至於「白袍鬼」,相信因为南固台依山林而建,当午后阳光穿过树林隙罅照射到石级,经常会出现所谓「耶稣光」的光团影象,石级旁墙身油漆残旧脱落,相信徐在拍摄期间,阳光照射加上墙身光线反射,出现鬼影。

南固台的奇怪灵异事件一直众说纷纭,但不论是闹上报章的鬼上身头条新闻,又或是怪谈的师傅和附近居民的劝喻,都告诉我们,灵异的世界是绝对不应随便的恶意骚扰。所以那些喜欢探险的朋友还是安全第一。


TAG: 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