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遇到的一些灵异事件汇总-爱top图吧

爱top图吧

小时候遇到的一些灵异事件汇总

一、诡异的衣架

我从小生活在我奶奶家,一直到我上大学才搬走。

在我7岁那年的一个下午,不知道我爷爷从哪里买来两个衣架。

没组装好之前也没觉得有啥不妥,等组装好之后,却勾起了我内心最深层的恐惧。

“—这也太像个人了!”——我的内心这样想到。

尤其是把衣物全部挂上后,顶端在放一顶帽子,那感觉简直是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时候我爷爷对我说:“阳阳,选一个放你卧室。”

听到这话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当时我并没有把我的感受说给大人们听,也就悄然接受了。

那个时候我父母刚把以前的老房子卖掉,新房子还在建设,所以一直住在我奶奶家,直到我上小学5年级才搬走。

这段时间里我爸爸就睡在客厅沙发上,我和妈妈睡在卧室里,也正因为如此,我卧室的床的正对面,放了一个梳妆台。

这个梳妆台同样令我感到不舒服,看过洪金宝主演的《鬼打鬼》你们就明白了,童年阴影啊!

小时候遇到的一些灵异事件汇总
《鬼打鬼》剧照

这两个衣架的特征也十分有意思,整体都是由漆黑的圆柱体构成,分叉出来的圆柱体顶端还有个棕色的小球。

其中一个比例很对称,挂上衣服就像是一个年轻的小伙。

而另一个却恰恰相反,像是一个驼背的老头,顶部只有一根凸起的圆柱和圆柱前端的两个对称的棕色小球,就像是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好像你欠他什么一样。

最后不知谁做的决定,那个看起来很对称的衣架就放在了我的屋子。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做噩梦,梦见次数最多的就是奶奶卧室的衣架。

梦境大概是这样的:

场景依旧是奶奶家,无论梦的开始是美好的还是恐怖的,最后总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到我奶奶的卧室,身体会慢慢失去力量,门也会慢慢的合上怎么也打不开,等到门彻底关,衣架就动了起来,感觉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梦里并没有伤害我,只是单纯的让我害怕,让我吓破胆!

这种梦我做的很长一段时间,搞得我睡眠质量很差,上课的时候也经常犯困,经常被老师批评,甚至还叫过家长。

当他们问起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告诉他们那个衣架让我彻夜难眠,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不信!

可能是因为这种梦做得多了,睡眠质量变得很差,导致我在梦境中的思维变得活跃起来,并开始意识到我在做梦。

于是我开始在梦里反抗,进到屋子里的无力感也逐渐消失,那扇逐渐关闭的门也被我强行拽开,我成功的逃出了房间,而我整个人也完全虚脱了。

等我醒来时被子床单全部湿透,满脸是汗,头也昏昏沉沉的。

这样的梦同样陪伴了我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我哭着对我爷爷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咱把衣架扔了吧,它让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无论我怎么哀求他们都会认为是我电视看多了的缘故,让我少胡思乱想。

我爷爷说:“既然孩子不喜欢衣架,就把阳阳屋子里的衣架搬到我屋吧。”

话音刚落爷爷就把衣架抬到了他的屋子。

高能:这天晚上大概六七点中,晚饭刚做好,我的胃突然难受起来,晚饭我一口也吃不下,就回到卧室里休息。

当时门是开着的,外面暖色的灯光和家里人吃饭时的闲谈,让我感到很舒服。

我并没有睡觉,只是手捂着胃侧躺着,突然外面的灯光逐渐暗了许多,隐隐的泛着一股幽光。

外面的闲谈声也逐渐消失,我害怕级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门外,身子就像是被束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一件衣服的衣袖出现在了门口,我的心跳剧烈跳动了起来,因为我知道那件衣服是挂在刚搬到我奶奶卧室的衣架上的。

我当时就有种感觉:“是衣架,它来找我了!”

果不其然,那个衣架挂着那件衣服慢悠悠的慢悠悠的飘了进来,周围泛着一丝幽光。

“它快要到我床边了!”我心里害怕道。

我赶忙闭紧了双眼,满头的虚汗提醒着我它就在我枕边。

迎面掀起的微风中,我能感觉到衣架正在转向我、正倾斜着身子看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我能发出声音了,我便喊了声妈妈。

我见门口没什么反应,而且周边我也感觉不到有东西存在了,我变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大喊了一声。

在餐桌上吃饭的家人们才陆陆续续的进来,看见我出了一身汗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把刚才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跟家里人说了一遍,可她们还是不相信,觉得可能是我做恶梦了。

但我在屋子里根本就没睡着。

喝了口凉水压了压惊便问我妈:“我在屋里头呆了多长时间。”

我妈看了看表说:“也就两三分钟吧。”

我顿时又起了一身冷汗,从餐厅到卧室到侧躺在床上捂着肚子难受的这段时间确实有两三分钟,可那段恐怖的经历到底算是什么呢(至今没有想明白)?

二、女人头
这件事讲起来就简单的很多,只是时间线记的有点混乱,忘了是衣架进我屋先发生,还是见鬼先发生了。

这两件事间隔的时间不长,同样是在我七岁那年的一个晚上。

我躺在床上许久也睡不着,内心依旧对衣架充满了恐惧,小手不自觉的把被子盖过了鼻梁,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妈躺在我旁边见我睡不着觉,便把我搂在了怀里,内心瞬间感到踏实了很多,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很晚很晚了(具体是几点钟完全没有印象),于是我打算向左侧翻个身继续睡。

就在我刚翻过身的时候,出现了令我头皮发麻心跳加速的画面:

一颗女人头映入眼帘,它有着长长的头发,白色半透明状的头部像是浓烟聚集起来的感觉。

头是背对着我的,并没有看到其他的相貌特征。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睡在我旁边的妈妈,正想着把她叫醒,却发现身子竟动弹不得,眼睛也只能直勾勾的盯着女人头,想闭也闭不上。

身上的汗水早就把被褥浸湿了,我的呼吸声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带动着颤抖的嘴皮轻轻地说了句:“妈!”

左手的小拇指颤抖着触碰着我妈的脊背。

突然那颗女人头好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开始慢慢的以顺时针方向朝我扭了过来,我看见那颗女人头竟然没有五官!

(由于事情发生的时间比较久了,这段记忆已经变得相当模糊了,但我可以肯定是个女人的头,可能是刘海比较长盖住了眼睛,有鼻梁却看不到鼻孔,肯定是没有嘴巴,但却有嘴角的轮廓,人在笑的时候嘴角是上扬的,我看见她上扬的嘴角,应该是转过来的同时朝我笑了一下。)

恐怖的画面在我眼前停留了几秒钟后,那颗女人头以头部中心为原点,顺时针方向开始扭曲旋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我害怕的大喘着粗气,身体像是解除了禁制一般,不再那么僵硬了。

我使出浑身力气将被子埋过了头顶,并蜷缩起身子,颤颤巍巍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当我看见妈妈在床边收拾被褥,窗外的阳光也透了进来,爷爷奶奶也不停的催促我赶紧起床吃饭。

顿时我的内心敞亮了许多,呼吸也变得平缓,我兴奋的跳下了床,迫不及待的把昨晚上发生的事讲给家里人听,他们都认为我是做噩梦了。

无论我讲的再详细,他们总是给我一种漠不关心的感觉,这一次只有我奶奶的脸色不是很好。

三、第二次见鬼
这件事发生在几个星期后。

那天中午,我姑姑也就是我爸爸的亲妹妹来家里吃午饭。

午饭过后家里人都有午休的习惯,我虽然很精神,但是家里人的唠叨还是让我滚上了床。

就这样我、我妈、我姑三人在我屋子里开始午休。

那天说也奇怪,午休的时候我姑非要躺在床尾。

于是我也拿了个枕头,和我姑躺在了一起。

我眼睛刚闭上,屋子里的窗帘就被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一点儿也不透光,使得整个屋子里变得幽静且睡意浓浓。

不知不觉间,我也进入了梦乡,至于梦见了什么,我也是记不太清了。

只是记得梦是由美好,转变成恐惧,而且是突然变成恐惧的那种,这种恐惧在梦里没有画面,只有女人的尖叫声,这种尖叫声非常刺耳,让我脑袋嗡嗡作响非常痛苦,感觉浑身像是痉挛了一样,持续时间非常长。

这个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被困在了梦境里,眼皮包裹着的眼睛,让我看见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旋涡,不停的旋转着,像是要把我吸进去一般。

我尝试着用力睁开眼睛,头上的虚汗被紧皱的眉头挤到了眼角。

刚看到天花板上挂着的灯,却又被一股神秘力量拉到了有女人尖叫声的漩涡之中。

不知在这痛苦的轮回中尝试了多少次,终于让我彻底睁开了眼。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并长叹了一口气,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可正当我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东西让我彻底愣住了……

居然是一张面部枯瘦的老人的脸,面部的五官清晰可见,同样是白色半透明状,和之前那颗女人头的感觉完全一样……

这一次我并不是特别的恐惧,毕竟是白天,而且身体并没有被控制住。

不知为何,我下意识的叫了声爷爷,那张老人脸便也由中心向顺时针方向扭曲,慢慢的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这件事过后我便失眠多梦,身体越来越差,学习成绩一路下滑,成为班上耻笑的对象。

因为每当我入眠后,在梦境即将结束的时候,都会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和永无止境的旋涡,随后便是清晨的太阳和爷爷奶奶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