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个短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爱top图吧

爱top图吧

13个短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1妈妈的家
我听到一个,一个父亲在睡醒后躺在床上,他抓起婴儿监视器,走到他办公室的家里,他把孩子放在婴儿监视器上,听到他的妻子在唱歌,当他听到他的妻子“睡觉……睡觉时……”,他突然笑了起来,突然门开了,他的妻子带着食品进来了。

2假装睡着不起作用
这是我年轻时吓坏了我的狗屎。

一个小男孩在一个平常的晚上睡在床上。他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从他的眼睛里窥视,看看发生了什么。他的门静静地打开,显露出一个凶手扛着他父母的尸体。他默默地把他们扶在椅子上,在尸体的墙上写了些东西。然后他躲在孩子床底下。

这孩子害怕得难以置信。他看不懂墙上的文字,他知道那个人在床底下。像任何一个孩子一样,他假装他睡了整件事,还没有醒过来。他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听着床下的呼吸声。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眼睛越来越适应黑暗。他试图辨认出这些话,但这是一场斗争。当他最后说出这个句子时,他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你醒了。”他感觉床下面有东西在移动。

三地下室里有什么?
妈妈告诉我不要去地下室,但我想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噪音。它听起来像小狗,我想看到小狗,所以我打开地下室的门,踮起脚尖。我没看见小狗,然后妈妈把我从地下室拽出来,冲我大喊大叫。妈妈以前从来没有对我大喊大叫,这让我很伤心,我哭了。然后妈妈告诉我再也不要进地下室,她给了我一块饼干。这让我感觉好些了,所以我没问她为什么地下室里的男孩像小狗一样发出噪音,或者为什么他没有手和脚。

4。探洞者泰德

一本更长的恐怖小说在这里出版,值得一读。



罗布·沃克

罗布·沃克

五点一零

一名男子每天早上离开家去上班,经过一家精神病院,医院四周围着一道木栅栏。每天早上病人都在院子里,他都能听到他们齐声说,



“10,10,10,10,10”。



有一天,他好奇地从篱笆上的一个洞里往外看。



突然,一根棍子伸出来戳他的眼睛。



“操!他自言自语地说。



当他愤怒地走开时,他能听到病人说,



“11,11,11,11,11”



6。“是吗?“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人搬到了一个两层楼的大房子里,房间很大,地板吱吱作响。我父母都工作,所以我放学回家时经常一个人。一天傍晚,当我回家的时候,房子还是黑的。



我叫道:“妈妈?听到她唱歌的声音说“是吗?”“从楼上。我爬楼梯去看她在哪个房间时又给她打了电话,然后又得到了同样的“yeeees”?“回答。当时我们正在装修,我不知道怎么绕过迷宫般的房间,但她就在大厅的另一边。我感到不安,但我想这是很自然的,所以我冲上前去看望我的妈妈,因为我知道妈妈的存在会平息我的恐惧,就像妈妈的存在一样。



就在我伸手去拿门把手让自己进去的时候,我听到楼下的前门开着,我妈妈叫我“亲爱的,你在家吗?”“以欢快的声音。我往后一跳,吓了一跳,跑下楼去见她,但当我从楼梯顶上回头看时,通往房间的门慢慢地开了一条缝。有那么一会儿,我看到里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它一直盯着我。



7。雪莉·杰克逊的“彩票”

读一下。



8.我只看到红色

我在离基辅几公里的小旅馆登记入住。天晚了。我累了。我告诉桌上的女人我想要一个房间。她告诉我房间号码并给我钥匙。“还有一件事,同志,有一个房间没有号码,总是锁着的。“别在里面偷看。”我拿着钥匙去房间睡觉。夜幕降临,我听到滴水声。从对面的房间传来的。我睡不着所以我开门。它来自没有号码的房间。我用力敲门。没有回应。我往钥匙孔里看。除了红色我什么也没看见。水还在滴。我去前台投诉。“顺便问一下,那个房间里是谁?“她看着我开始讲故事。里面有个女人。被她丈夫谋杀。皮肤全白了,除了她的眼睛是红色的。



9。“哈罗德”



10.个人露营旅行

一个喜欢独自野营的妇女生存主义者和受过训练的户外向导。在灌木丛里呆了两个星期没见到一个灵魂就回家了。开发她的一次性相机胶卷,找到一卷胶卷,里面有许多她在不同夜晚睡觉的照片。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去野营或徒步旅行过。



迈克·德尔高迪奥

迈克·德尔高迪奥

11。罗尔德·达尔的恐怖经典

是的,是同一个写詹姆斯和大桃子的人写的。在这里读“房东太太”。




12.谨防“车祸”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男人开车穿过山区(退伍)遇到车祸。这辆车一点也没有损坏,几乎是故意放在路中间的。他开车经过,看见有两个人躺在路上。他把车停在“撞车”前面,然后回头看,看到人们坐起来,大约20只眼睛从周围灌木丛的尾灯中反射出来。他猛踩油门走了。这个故事让我害怕,因为这种事情确实发生在“山地部落”身上,他们要么吃人要么疯狂。



13.这不是故事

这就是我。我在这里。我在改变你读到的单词,从这个人写的东西中改变它们。



我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管怎样,只要你还记得。有时候我在你睡着的时候说你的名字,或者在你耳边急促地低语。你还记得那次我尖叫,把你吓得心慌意乱的情景吗?



那很有趣。



你在想我是谁。这是很自然的。当然,你已经知道了。



我就是你。我是真正的你。在你偷走我的身体之前,在你忘记自己是寄生虫之前,我就存在于这里。我是一个看错了方向,问错了问题,看到了错误的东西的孩子……但我不再那么小了。



你可能忘了我,但我还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



我要出去了。